海棠花

时间:2016-04-01 作者:叶蓁蓁 来源:叶蓁蓁 点击:
   
    早晨上班的路上,远远看到一株株海棠正在开放,春风似乎一夜之间把海棠吹醒了,浓翠碧绿中点缀着红艳的花苞,朝阳处已有嫩粉的花朵绽放,初春的晨光中,娇艳得恰似俏丽盈盈的女子,无芬芳却醉人。
    我最喜爱海棠花,只路上匆匆一瞥便让我的记忆着了粉色。儿时的海棠不是高大的乔木,是家家种养在花盆里的花朵,海棠种类繁多,女孩子家里大多种植火红的秋海棠,也叫四季海棠,我们更喜欢叫她“指甲花”,夏末的午后,女孩子们将最红的海棠花花瓣采摘下来,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,细细地研磨出汁,用麻草小心地包扎在各自的指甲上,美美地擎着胳膊,期待花汁沉浸在指甲上,变得绯红。夕阳下的等待,便成了一日里最美的时光。暑气退去,夜里甜甜的睡去,第二天早上,女孩子们见了面都要比试一番,往往是姐姐们的指甲颜色最饱满匀称,这也是贪玩好动的我们所无法理解的事情,大概美丽也要经得过一番岁月的沉淀,浓妆艳抹竟也和成长有关。我们布满泥巴的小手,沾了海棠的气息,也美滋滋地如花儿一样了。
    母亲从不用海棠花染指甲,她是个真正爱花的女人,是舍不得将最美的花强薅下来的。她对花的种植如同照料婴儿一般。母亲有一盆玻璃海棠,多彩的花瓣,青翠的枝叶,母亲每次浇水时都将枝叶擦得亮晶晶的,我儿时一度以为“玻璃”便是晶莹圣洁得如此,她甚至不允许我用小脏手来碰触她的花儿的,久了,我对这娇艳的海棠花心生厌恶,经常说它是孤芳自赏的墙角花。现在想来,倒觉得很是对不住这无辜受损的绚烂的花儿,亦不懂母亲年轻爱美的心,“花无重开日,人无再少年”。
    每日匆忙的上班,若不是海棠花满枝了,真不会注意到这拥堵的路上还有如此亮丽的风景。下班时的脚步被拥堵的车流拖沓得缓慢了,这才惊觉花开的如此快,几天前还含苞待放,纤细的花梗,点缀着圆润娇小的火红花蕾,满树浓墨掩映下的繁花点点,此时已是繁花满树了,遥望一树的粉白,哪里还有枝叶的影子,走近树下,那团团滚滚的海棠花,你侬我侬,仿佛从树下能听到她们喧闹声,一年的等待,只为这几日的绽放,莫不如把春光都给了花儿吧,让她们尽情地欢笑,飞舞……
路上时有行人驻足海棠树下,骑飞车的少男少女,漫步的老人,晚归的打工仔,买菜的主妇……拍的春色皆为海棠,而人与花的驻足相望更是美得如同一幅画:柔和夕阳,迟迟春风,粉嫩海棠,灿烂笑脸,朗朗笑声……春色浸染。
   
    望着这一树海棠,忍不住折了一枝海棠回家。刚进门,女儿便抢着把花插在瓶里,问我这是什么花,在哪里开的,母亲看见花开心的说道“海棠开了!”祖孙俩把花安放在窗台上,你一言我一语得对花聊着,夕阳下女儿粉白的脸庞和母亲欢快的笑容像极了这春海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