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ERCP的故事

时间:2018-08-03 作者:侯森林 点击: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我是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胆胰内镜外科的侯森林,不知不觉人就已经到了不惑之年,20多年前从农村来到了城市,感谢高考,改变了我的命运,实现了一名医学生的理想,在农村的成长对我的影响是很大的,不但给了我强健的身体,还使我养成了脚踏实地、自强不息的品格。

  大学毕业后,留校被分配到医科大学的附属医院,领导让选专业,有骨科、内镜外科、内科、功能科等等。内镜外科就是利用十二指肠镜、胃镜、结肠镜、腹腔镜、胆道镜等内镜腔镜技术来对患者进行微创手术的学科,代替了传统的“开大刀”手术,自己感觉内镜外科更是与现代科技结合紧密的学科,有挑战性、成就感,于是就选择了内镜外科。工作后遇见的第一例手术病人是一个胆总管结石的病人,传统的胆总管结石治疗需要开腹手术,全麻后在患者腹部打开15cm长的口子,进入腹腔后再找到胆总管,切开胆总管,取出结石,放置T管,2周后造影,如果胆总管内没有发现结石后才能拔除T管,患者痛苦大,还可能出现很多并发症,而且这样的手术需要好几个医护人员做一上午才能完成,而应用内镜方法(ERCP)取结石可以从口腔内插入十二指肠镜,像做胃镜一样,把十二指肠镜放在胆管向十二指肠开口的地方,用取石网篮将胆总管内结石看着取出来,这样方法取结石往往取的很干净,做完手术患者就可以下床活动,患者腹部无切口、不用带胃管、尿管、腹腔引流管等管子,几乎没有什么痛苦,我一下子就被这种技术所吸引,我越发感觉到我对专业的选择是正确的。虽然做这项技术需要在放射科做,接受对自己身体有害的X先照射,但是,“健康所系、性命相托,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”等医学誓言又使得我感觉为了患者的健康乃至生命,这样的牺牲也值得。

  1998年,我的恩师乔占英教授派我去天津进修学习十二指肠镜技术,在天津,对知识如饥似渴,对ERCP技术,可以说是“朝思暮想”,学习很专心刻苦,老师对我也严格要求并进行孜孜不倦的讲解,进修期间,我把老师做过的几千套ERCP的X片都学习了一遍,不懂就问,老师都给予了耐心的指导,在老师的言传身教下,我的技术可以说突飞猛进地发展,在这里,向我的老师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衷心的感谢!1999年我到昆明进修学习腹腔镜技术。腹腔镜技术和外科使得我对ERCP所治疗的疾病和胆管胰腺等部位解剖有了深刻的理解。回来工作后,发现ERCP能治疗的疾病除了胆总管结石外,还有很多,比如:黄疸:胆管癌、胰腺癌、壶腹癌等引起的恶性梗阻性黄疸;急慢性胰腺炎;胰管结石;胆囊切除术后综合症;Odd’s括约肌功能紊乱;胆总管下端狭窄;急性梗阻性化脓性胆管炎;胰腺假性囊肿;胆道损伤;胆道残余结石等等。虽然有这么多病可以应用ERCP治疗,但是很多患者本身并不了解这项技术,大部分人认为还是应该开刀手术,因此在术前还要反复给患者进行解释,争取患者的配合,在当时,内镜及器械都跟现在没法比,因此开展工作很困难。但是,功夫不负有心人,逐渐的从那些需要做开腹手术但不能做手术的病人开始,比如胆总管结石合并有心肌梗塞、凝血功能有问题等等这样的病人,因为这些病人不能开刀手术只能选择ERCP治疗或者抗炎对症治疗,这些病人的成功,渐渐的得到了同类患者和院内同事的认可。2002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工作,这为我提供了一个更大的工作平台。“把平凡的事情千百次地做好就是不平凡”,临床医学就是实践和重复,我特别注意随访和记笔记,对每一例病人都要细心的观察治疗的效果,总结经验,用效果来指导以后的手术,争取把每一例手术做好,用吴阶平院士的“学习、思考、总结、进步”来鞭策自己。在手术中有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问题和困难,就向老师请教,在这里特别感谢我的偶像老师李文教授,使我度过了难关,获得了经验。我平时也爱读书,尤其是ERCP方面的书,市面上的书不管是国内专家写的还是翻译的,我都要购买阅读,平时也注意多看有关科技杂志,多学习才能更多的掌握了为患者服务的本领。病人的疾病和生长的结构都有着这样那样的变化,一定要在透过这些现象去找到本质,从而治疗好病人,在这里责任心和爱心是十分重要的。

  ERCP代表了以人为本的人文文化,是“生物—心理—社会”新型医学模式的一种具体体现。它替代并超越了某些手术,使以前失去了手术机会的外科疾病又能得到了“对因”治疗。2008年。我们科收到一位来自衡水自称98岁的患者,家里人说老人实际岁数要大些,老人家患有胆总管结石,经常肚子疼,到别的医院都是抗炎对症治疗,谁也不愿意给她做手术,后来来到我们科,要求应用内镜ERCP治疗,家里人对老人家的病十分了解对我们也十分信任,于是我们在精心的准备后为患者行经内镜ERCP取石治疗,十分成功,老人家恢复得也非常顺利,这也得感谢我们医院的整体实力。记得去年有家医院收治了一位怀孕8个月的孕妇患有急性胆源性胰腺炎,打电话要我急会诊,我火速赶到了那家医院,到那里后看到娘家人加上婆家人足有30多口人着急的等在手术室门前,急性胆源性胰腺炎应用ERCP治疗效果是立竿见影的,这个我是有把握的,但是考虑患者是个怀孕8个月孕妇,极有可能导致孕妇生产而且在放射科X线多少会对孩子有些影响,胎儿进入腹腔对手术也有影响,我给家属交代了病情和可能出现的问题,患者家属表示理解并要求要保大人。于是手术开始,十分顺利,凭着经验没有应用X线的监视,这样就对孩子没有影响,取出了胆管结石,患者的腹痛很快消失,心率由每分钟120次逐渐降到了每分钟80次,后来孩子等到了足月出生,一切顺利。治好了一个人的病,她们两家都得到了幸福,祝福她们!

  经过多年的努力工作,逐渐受到了认可,2016年当选为中华医学会消化内镜分会ERCP学组委员,2017年当选为河北省医学会外科分会腹腔镜内镜外科学组组长。ERCP手术例数逐年提高,到2017年手术例数达到了近千例,大部分的患者仍然是胆总管结石。重复操作和熟练掌握是创新的基础,在对病人不断的临床和手术实践中,取得了一定的经验,自己也在不断的创新,我的硕士研究生课题、发表的多篇科研论文及包括现在仍在研的几项课题都是与ERCP 有关,2011年被评为了河北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,2012年晋升为教授、主任医师。已经在科研杂志发表论文30余篇,SCI论文6篇,课题“ERBD术对晚期恶性梗阻性黄疸免疫功能影响的研究”获省科技进步奖。在研科研课题多项,获国家发明专利1项。一直在接受进修医生、举办了多期ERCP学习班,分两种,初学者建议参加进修班,可以来办进修手续,时间为半年左右,根据医院的政策,进修学习费用全免;有一定ERCP基础的可以参加每月一次的手把手提高班,每期招收3-5人,时间为一天。

  这些年,由于医患关系的紧张和大众信任的危机,白衣天使的形象已被严重贬低,而“医生”这个词曾经带给人们的温暖和安慰正慢慢地被人淡忘,整个医疗行业也被重重地笼罩上委屈、迷惑、无奈,有些医生因此丧失自我,但更多的还在坚持着默默地工作、不懈地奋斗,因为,我们的心中,奋斗的方向一直都有幸福感和意义感。做医生,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像裘法祖、林巧稚、钟南山这样的大医,但是,我觉得我们首先要以大师们为榜样,学习他们救死扶伤、关爱病人、助人为乐的职业道德;学习他们实事求是、锐意进取、刻苦钻研、勇攀医学高峰的科学精神,学习他们立足本职岗位、恪尽职守、淡泊名利、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。每人心中都会有一杆秤,负责、执着、认真、善举必然会被认可。相信良知,相信道德,社会需要正能量,“好医生”是我们医生永远的奋斗目标,“施善心、结善缘、得好报”,用自己的爱心和诚心去换取患者的信任,努力做一个好医生。

  感谢领导及老师多年来的培养、关心和支持,感谢朋友所给予的温暖和帮助。我非常热爱ERCP,我愿意把这种热爱升华为奉献,为患者为ERCP事业多做贡献。